夜访WAV:留洋五人组,无兄弟不音乐

文章来源:虾米音乐专栏作者 着调

夜访WAV:留洋五人组,无兄弟不音乐

这世上并非做什么事都要考虑市场、回报,独立乐队WAV就是这么做的,他们抱着尝试的心态在寻光计划报名,于是得到了虾米音乐的资助。然而他们做音乐,可不是为了赚钱……

夜访WAV:留洋五人组,无兄弟不音乐

WAV

近一段时间,虾米音乐上最红的乐队,要数这个来自加拿大的华人乐队WAV,新专辑《I》5月11日上线,3天突破两百万试听量,平台强推之余,网友也是力捧,评分高达9.4!

‍乐迷留言,WAV的音乐听起来像一只国外乐队。地道的英文作词和英文发音,让他们从诸多chinglish蔓延的华人英文乐队中突围。音乐风格多元,听感深邃,像入海像冲天,网友说可以在WAV的音乐里享受了一场日光浴。

夜访WAV:留洋五人组,无兄弟不音乐

《I》

WAV名称取自“wave”,也是“We Are Various”(我们丰富多彩),意指做出的音乐多变。他们以“民意组第一名”、“专家组第七名”的成绩,在虾米音乐寻光计划第二季里出类拔萃。

“我们从来没有想过用音乐赚钱。”乐队WAV的主唱Done Young说,做音乐不求什么,让自己开心就好。虽然不求通过音乐大富大贵,这群才俊还是被虾米音乐捕捉到,并得到资金支持出专辑、拍MV。

“不会去管什么别的,有没有人听或者怎么,自己觉得做得开心、做得好,能过了自己这关,是最重要的。”来自重庆的主唱Done Young重申。他略显绵软的南方普通话,与粗犷的身型反差强烈。

夜访WAV:留洋五人组,无兄弟不音乐

‍从左到右:吉他手Jacky,主唱Done Young,节奏吉他手Ray,贝斯手兼制作人Gabriel,鼓手Paul

同样高大粗壮的吉他手Jacky,操着浓重的东北口音说,他们往乐队里不知搭了多少钱,还落成了自己的排练录音房。“我们就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,但目前我们没有多少钱,出的都是力。”

这个Studio由来自香港的贝斯手兼制作人Gabriel出资打造,帮别人录音制作之余,也算是WAV的大本营。“有得玩就可以了。”一嘴港普的Gabriel说,努力的玩音乐是乐队的共识。

相比其他成员,鼓手Paul和节奏吉他Ray,都不怎么言语,两人来自广州。这次着调专访召集了WAV乐队全员,通过语音电话完成。

WAV的阵容,就像西部世界里华人社区的缩影,天南海北的Chinese混在一起,做出了一种别样的音乐,究竟是什么味道呢?

采写:麻乐‍

夜访WAV:留洋五人组,无兄弟不音乐

‍“I”是一道缝,透着我的光

获得虾米的投资后,WAV推出了第二张专辑《I》,一个竖杠暗含多种释义——它代表一个可以透光的缝隙;它是WAV心中重要的第一张专辑,与上一张专辑《Nil》(无)呼应;“I”也是“我”,代表WAV每一个人,乐队创作取材生活,歌词大多以“I”开头。

主唱Done Young负责词曲创作,初中时是重庆市英语竞赛的第一名,听着歌学的英语,据爆料雅思差点满分,大学赴加拿大就读。

夜访WAV:留洋五人组,无兄弟不音乐

主唱Done Young

吉他手Jacky说自己看不懂Done Young的词。Done Young说,创作是他的发泄方式,“我写的歌词蛮自私的,出发的角度就是我自己,是我生活的一个出口。”从生活或朋友那里吸取故事,添加自己的想象力,便攒出许多深不可测的作品。

主打歌之一《Confession of A Dreamer》记录追梦者的独白,借用“连环杀手”的概念,Done Young创造了一个“连环梦者”的角色,“好像这个世界让人觉得,做梦的人都是在犯罪一样,你跟大家说:我是一个爱做梦的人。大家不会说你什么好话,大家都太现实了。”

‍Done Young感受到充斥在日常生活里的条条框框、社会潜规则,可以消磨掉一个人的锐气。“我把做梦想象成一种犯罪,歌词中像对自己的告白:我为什么会经历这个循环——每一次做梦,都会被打击到,梦想破碎,但你还是会在谷底站起来,又重新这个轮回……”

《Headloose》则在说跳脱从小到大被灌输的思想束缚,给大脑松绑。Done Young把简单的词汇编织在一起,形成抽象的表达,于是便有很多人像吉他手Jacky一样不明所以。“音乐的魅力就是,不需要他知道我真实的故事是什么,每个人听到这首歌都有自己的版本,我觉得那个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乐队大男孩,音乐听不完

吉他手Jacky与鼓手Paul相识于大学,在校园小型音乐节登台,吸引了同校的Done Young,起初在乐队做贝斯手,熟料创作才华满溢,歌曲出品不俗,便成了主唱。乐队在做歌编歌过程里结识了节奏吉他Ray和贝斯手Gabriel。2014年正式组成了WAV。

成员各自音乐喜好不同,WAV也体现了乐队不把自己框死在一种风格的桎梏里。“做音乐不应该只听一种,比如说你做英伦你只听英伦。”吉他手Jacky认为做音乐如写书,创作需要积累,兼容并包才能输出华彩。

夜访WAV:留洋五人组,无兄弟不音乐

鼓手Paul

一些乐迷评论称,WAV的音乐里有Coldplay的影子。“Coldplay我们的确听了很多,也都很喜欢。”Jacky透露,甚至他们做专辑使用的EQ机,都是买的Coldplay做《Parachutes》、《Viva la Vida or Death and All His Friends》两张专辑时的原版EQ机。

可是与其说Coldplay给乐队很多创作上的影响,他们更倾向于将灵感启发归功于Angels and Airwaves、Daughter、The 1975、Bring me the horizon、Safetysuit这些乐队。

夜访WAV:留洋五人组,无兄弟不音乐

贝斯手Gabriel

生活在多伦多,乐队成员爱看演出,每礼拜都看一两次,遇到喜欢的乐队便去观摩,这也给乐队不少灵感。吉他手Jacky说:“看看人家是什么程度,自己的差距在哪,尽量去学,那个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,我们一年大概最少要看十几场,不止,我说最少。”

WAV暂无出中文歌的计划,“过不了自己这关。”Done Young自谦。乐队表示一定要等到过硬的中文词才肯出中文歌。


留洋五人组,无兄弟不音乐

除了主唱,其他四人都在高中时就开始在加拿大生活,五人现定居在加拿大。Jacky从事室内设计;Gabriel做家具店的送货安装服务,他自己没少给录音棚添置家具;Done Young是IT码农,通常宅在家里写代码;Ray做网站设计;Paul曾经在银行做前台,如今想重返校园深造。

夜访WAV:留洋五人组,无兄弟不音乐

节奏吉他Ray

音乐已经超越了兴趣的表象,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,“你说放弃音乐,什么叫放弃?不做吗?不可能,天天还听歌呢。”吉他手Jacky说,音乐像穿衣吃饭一样必不可少,“叫你放弃这个东西是不可能,因为音乐这个东西太平常了,你说我不练琴?那不可能,呆着干嘛?音乐这个东西已经根深蒂固,不是说一个爱好,它是自然融入到我们生活中了,所以出不出名,赚不赚钱我们都会去做。”

‍借阿迪达斯的广告语,Jacky说WAV的状态是“无兄弟,不音乐”,几个人的生活也有深度交集,玩乐出游总少不了彼此,虽然为了音乐有时吵吵闹闹,但乐队也只是生活里玩乐的一部分,是先朋友后乐队。

WAV曾停演一年,潜心做专辑,他们不急着表演,因为演出随时可接,但作品要花工夫打磨。看到寻光计划招募贴,他们抱着尝试的心态参与,没成想坚持到了最后。随之而来是虾米铺天盖地的曝光和推荐,当然还有资金的支持,缩短了WAV专辑的制作周期。

夜访WAV:留洋五人组,无兄弟不音乐

吉他手Jacky

对一个独立乐队来说,平台的助力无异于雪中送炭,WAV经纪人金宝说:“音乐算是一个金字塔行业,这么多人在里面,大家都很需要一个机会,第一次让大家听到的机会很难得,因为你能不能留得下更多的听众就是靠内容,那虾米至少给了一个机会,让大家来能接触到我们做的音乐。”

WAV虽然身处加拿大,他们也时刻关注着中国的乐坛动态,吉他手Jacky近来喜欢起了台湾乐队甜约翰(Sweet John),Gabriel则喜欢旅行团乐队,逃跑计划、左右乐队、二手玫瑰,以及香港的触执毛、Supper Moment都进入他们的视野。

WAV预计,今年到明年他们会克服地理阻隔回国巡演,音乐节露脸也提上日程。

夜访WAV:留洋五人组,无兄弟不音乐

文章来源:虾米音乐专栏作者 着调

淘宝头条,白菜价,每日推荐值得买的好货

返回淘宝头条

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:资讯头条-万千达人分享新鲜资讯 » 夜访WAV:留洋五人组,无兄弟不音乐